#

微笑狗是什么?( 不要图片! )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时间:2019-07-22 17:15:13 点击数:128

  微笑狗是什么?( 不要图片! )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

  微笑狗是什么?( 不要图片! )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要图片! 不

  微笑狗是什么?(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不要图片!...

  展开全部在搜寻引擎打入“smile”找图片会出现许多令人愉快的画面,像是人的微笑、和平笑脸、宝宝或动物看起来在笑的样子,一片温暖和煦的气氛。但如果搜寻“smile.jpg”,会出现…

  smile dog的故事包含了一个传统恐怖故事的设定-一个业余作家和一位有一段故事可以给他提灵感的女士家采访。但不管怎么说位女士总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泣着,哀嚎着关于噩梦和幻觉以及别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她电脑软盘里的一张图片smile.jpg所展开-这就是smile dog。同时,其他事也开始发生观看这张图片可能导致精神错乱,但是网上的图片都不是真的。这张图片被证明会对观看它的人产生不好的影响。上传这个文件,也就说传播这个词,据说是唯一能让你逃离smile dog所带来梦魇的方。也有人说这个故事起源于一张魔鬼的图片。

  原来一个档名为smile.jpg的微笑狗图片会让人的精神错乱,最终死亡,想得救的方法就是将影像对外传出去 (就跟垃圾信一样嘛…)。

  与其说我是记者不如说我是个业余作家,因为大学分配的任务资料,并且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我就可以为我的科幻小说收一些片段了。我在的周末安排了一个采访

  。但是在最后mary改变了她的主意,把自己关在卧室里拒绝和我见面。我和Terence在门口呆了半小时,我不断着笔记而他则试图安抚mmary说的事情但没有什么意义,尽管不能看见她,但是她的声告诉我她正在哭泣,并且她拒绝和我对的原因是她的一个混乱而可怕的梦——她的梦魇。Terence在我的过程中不断地道歉,而且我也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使调查继续。

  我比起是寻找故事的记者更像是一个因好奇而搜寻信息的年人。此外,我想道,如果我把精力放在调查这件上,我也许可以到另一些相似的案例。

  她在为一个大学的BBS做管理员的时候,她的人生从那时便永远地改变了。她和Terence结婚了才仅仅五个月。mary是当时在BBS一个超链接里看见那张图片的400多人之一,但是她是唯一一个公开讲述这个经历的人。其他的人一直保持沉默,或者他们已经死了。

  2005年,在我还是一个10年级学生的时候,smile.jpg在我对网络产生兴趣的萌芽的时候吸引了我的注意力,mary是被称为“smile dog”的东西的最平常的受害者,它起源于一张被张贴的片“smile.jpg”。

  这提起了我的兴趣(比起其他网络传说我的兴趣更多偏向于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传说),由于信息的残缺,人们通常将它的存在说成是一个骗局或者谣言。不同寻常的是,尽管这张图片的文件存在于信息中心上,但是它的真迹在网络里却无处可寻。虽然在很多垃圾网站能找到这张图片,像是4chan之类的地方,但是那些都是赝品,因为它不能给人们带来smile.jpg被相信能带来的真正的力量,比如像是癫痫或者急性焦虑的效果。

  这些观者所产生的反应是人们对幽灵般的smile.Jpg所产生不屑的荒谬原因之一,尽管这可能取决于你所问的人出于对smile.jpg的恐惧因此才否决它的真实性毕竟这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东西

  尽管不论是smile.dog或是smile.jpg都没有在维基百科上被提到过,尽管有些网站的文章标题是一些别的东西,也许是些低俗的信息比如******(hello.jpg)【译者表示不知道这是什么】或者两女一杯【这个……】,但是任何试图建造一个smile.jpg的百科的网页都会被管理员草率地删除

  邂逅smile.jpg是一大网络传说。Mary E的故事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在一些论坛里曾经有未经证实的传闻说是出现了smile.jpg,甚至有故事记载在2002年一个黑客用smile.dog的图片如洪水一般覆盖了一些网站,这几乎导致了当时在看的网页一半的用户崩溃

  在90年代的中旬和下旬也流传着一种smile.jpg以附件形式被一系列的电子邮件传播开来的说法,电邮的标题一般是“SMILE!!GOD LOVES YOU!”然而经管有这样曝光的噱头,却只有极少的人承认这段经历,而且没有任何一个连接或是附件能被追踪到

  那些曾经见过smile.jpg的人多会弱气地自嘲他们太忙了没能有时间存下他们见到的那张图片。但是无论如何,受害者多是这么描述这张图片的:一个像狗一样的生物(通常被描述成一只西伯利亚哈士奇),由照相机的闪光灯照亮,坐在一间昏暗的小屋里,背景里唯一能被看到的细节是一个人的手从黑暗的框架的左侧附近向里延伸,这个手是空的【译者表示原文如此】,通常被表达为“招手”的动作。当然,观看者多数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狗身上(或者狗状生物,一些受害者总是比别人更确信他们看见了什么)。这个野兽的口鼻部裂开一个大大的微笑,露出两排很白,很直很锋利地像人类一般的牙齿

  这样的事情,当然地,不可能是受害者在刚看过之后的描述,而是受害者的回忆,他们声称在看到这张图片后它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而在现实中,这表现为癫痫发作。这种发作被发现没有规律地持续,通常出现在受害者睡觉的时候,导致了非常真实地并且令人不安的梦魇。这可以被药物治疗,在一些时候这比较有效

  Mary E,我推测她并没有接受有效的药物治疗。这就是为何在2007年我访问她的公寓之后我在一些以都市传说和民间传说为话题的讨论组,网站,邮箱地址发出试探信息的原因,我希望能找到愿意和我谈论自己经历的smile.dog的受害者。在漫长到我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追求的一段时间后,毕竟自从过了大学一年级后我各种忙碌。但是不论如何,在2008年三月的上旬,Mary E突然用邮件联系上了我。

  我对你上次夏天前来采访时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歉意。我希望你理解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而是出于我个人的原因才使我如此失态。我意识到我本该更礼貌地处理问题;不论如何,我希望你能原谅我。在那时我很害怕。

  如你所见,我被smile.jpg折磨15年。每晚我进入梦乡时smile.dog都会进入我的梦境。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蠢,但是这是真的。这个梦有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诡异感觉,我的噩梦与我所做过的其他的真实的梦完全不同。我可以移动但是我不能说话。我朝四周张望,能看见的只有那张恐怖的图片里的景象。我看见那只挥舞的手,我也看见了smile.dog。它在对我说话。

  这绝对不是一只狗,我确信,尽管我也不太确定它到底是什么。它告诉我只有我照它说的做才能离开我。而我所必须做的,它说,就是“传播给世界(spread the world)”。这就是它如何表达自己的需求的。并且我清楚地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它希望我能将图片展示给其他人看。

  我可以做到。在这事发生一周后我在邮箱中收到一个羊皮纸信封,没有寄件地址,里面只有一个3.5英寸的软盘。无需检查我便已经知道里面有的是什么了。

  我思考了很久来确定自己的想法。我可以把它丢给一个陌生人,一个同事…我甚至可以给Terence看,在这个想法困扰着我的时候我也在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当然,如果smile.dog信守承诺我就可以获得纯洁的睡眠。但是如果它说谎了,我又该怎么办?而且谁又能保证即使我按照那东西的话做了不会有更坏的事情发生呢?

  所以在这十五年来我什么都没做,尽管我依然收藏着那个软盘。这十五年的每个晚上smile.dog都会来到我的梦里并且要求我传播给世界。在这十五年里我硬是坚强地挺过来了,虽然也有一些艰难的时候。当年在BBS上的受害者们很多也停止了发帖,我听说有些人选择了。有些则保持完全的沉默,从版面里彻底地消失了。他们是我所担心最多的人。

  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原谅我,L先生,但是上次你和我丈夫选择的采访的时间我接近崩溃。我决定把那个软盘给你。我已经不在乎smile.dog是不是在说谎了,我决定结束这一切。你对我来说是陌生人,一个和我没有什么关联的人,并且我觉得如果你以调查的目的得到这个软盘并且走向唯一的一条路并不会让我有负罪感。

  在你到来之前我意识到了我自己正在做什么:我将毁了你的一生。我再也没法坚持,并且事实上我也依旧没法做到。我很羞耻,L先生,我希望我的劝阻能阻止你在调查smile.jpg的路上越走越远。也许你会遇到一个人,一个意志没有我那么坚强的人,更加没有廉耻的,不加犹豫便听从smile.dog指挥的人。

  但是有时候世界会用奇怪的方式来测试你。在我和MaryE的灾难性的的采访后整整一年,我收到了另一封电邮。

  我在直通邮件列表里发现你的邮箱地址而且资料说你对smiledog有兴趣。我发现并没有大家所说的那么糟糕,我把它发到你这儿了。传播这个词吧。

  在这封电子邮件里有一个附件叫做,很明显,是smile.jpg。我考虑了一会要不要将它下载。这简直像个骗局,我猜想,即使到现在我还没用完全信服smile.jpg的特殊的能力。Mary E的邮件让我有些动摇了,是的,但是她可能只是精神上出了些问题。毕竟,一张图片怎么可能做到这一切?哪种生物能够只通过视线的接触来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呢?

  如果我下载了图片,如果我看了它,如果Mary说的都是真的,如果smile.dog到我的梦里要我将这个词传播,我该怎么办?我要像Mary那样苟延残喘,和这个怪物斗争致死?或者我将它传播开一次获得解脱?如果我选择了后者,又会怎样?我该选择谁来做祭品?

  如果我像我先前打算的那样来为smile.jpg写一篇短文,我决定,我可以将它保留为证据。并且任何看了这篇文章,并对它产生兴趣的人,都会被影响。而且假如那个发到我游戏里的smile.jpg是真品,我能做到用这种任性的方式来拯救自己么?




陕ICP备458784号  陕新网审字[2002]007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IC1254658

Powerd by 宜宾门户网 版权所有